? 第二百一十一章 南京保卫战(二十四)_阉党二世祖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天天搜书网 bet356如何注销_bet356体育投注_bet356怎么买进球方式

南京城在绍武二年二月十八日这天的晚上,陷入了围城战以来的最大危机,从中午开始满清就在南城聚宝门、正阳门处攻城。到了晚上子时,更是挖掘地道炸开了太平门城墙一段,现在整个南京城里是遍地烽火,鬼哭狼嚎。

虽然在城破时形势危险万分,但是经过马铖的临阵指挥,再加上明军将士的拼死搏杀,终于将进入城内的五千多八旗精兵驱逐到太平门一带。可是现在满清牢牢控制住太平门,明军在这狭窄的地形施展不开火器的火力优势,所以一时间两方在这里僵持在一起。

多铎这时已经入城,正站在太平门的城头观望城里,远处正阳门火光冲天,大概攻城战正酣。更远处的聚宝门也灯火通明,看样子也正在战斗。唯独太平门这里,清军派出了最为精锐的满蒙八旗,却被堵在太平门这里举步维艰。

多铎看到城内的明军还在一**的发动攻势,气的骂道:“去传令,问问金声桓为什么还不来?”

现在的战斗被打成了添油战,大批精锐的两白旗勇士被明军的火器杀死,多铎知道自己手头只有六七千两白旗精兵,如果都死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攻城战中,对自己兄弟的实力有很大影响。所以多铎希望金声桓带着生力军来接替自己,同时消耗一下明军的火药也算不错。

太平门上的多铎焦急,可是城内的马铖却十分满意,自己这边打的越来越顺手,原本乱成一团的明军开始逐步反应过来,在中低级军官的指挥下,开始逐步转入反攻。

这时就看出来基层军官的重要性,马铖培养基层军官需要两个要点,一个必须识得三百个字,还有一个就是必须在战场上砍过两个敌人的脑袋。具备这两点才能进入马铖的亲兵队,马铖的亲兵队实际上是军校,马铖每日都要带领亲兵读书识字,同时教他们研究古今各种战例。

经过两个月的加强训练和洗脑教育,这些亲兵就可以进入军队担任总旗、百户等中低级军官,而一个军队的战斗力最为重要的就是这些基层军官。这次明军能在这种逆境中慌而不乱,正是基层军官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这时天色已经微亮,这场战斗从昨天夜里打到了今天日出,随着太阳的升起局势越来越对明军有利。这时城内的明军已经反应过来,北城、西城等处兵马司、巡检司、锦衣卫等二线部队开始往太平门这里集结。

现在马铖手中已经有了两万多人,再加上与龙广山的谢广坤联系上,对守在太平门的清军开始了两路夹击。可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多铎期盼已久的援军终于赶到了。

金声桓,原本是陕西榆林的强盗,后来投靠了左良玉积功当上了总兵。在左良玉从武昌起兵东进的时候,左良玉作为最亲近的五营总兵跟在左良玉身边。

可是没想到左良玉在九江就死了,这时候偏偏碰到阿济格带领的清军南下,金声桓就跟着左良玉的儿子左梦庚投降了满清。

阿济格在收编左良玉的士兵后,将原本八十万的杂牌军精简成十八万大军,将这帮家伙南下交给多铎,金声桓作为总兵也跟着归了多铎指挥。

这次南京围城战,南城那边一直是江北四镇的将领在打,金声桓就带着原本自己的部下去了长江边上的龙潭镇,在这里扎营围困南京。

多铎对金声桓的部下不太了解,所以一直没有使用他们。这次围攻天堡山的任务被多铎交给了金声桓,虽然天堡山战斗打的一般,不过多铎还是对金声桓的部下有些了解,那就是还凑合。

使用金声桓也是多铎没办法,他在去年元月离开北京时,一共带了满蒙汉联军三万人。阿济格作为对付李自成的主力,兵力比多铎多一些,也不过五万。这些军队要占领广大的北中国,各地关键隘口都要留军队驻防,所以刚到江南的时候,多铎手中只有满蒙汉联军四万多人,再加上不适合南直隶的气候损失的,现在多铎手中能调用的满蒙汉联军不到三万人。

为了准备这次偷袭,多铎将手中所有的亲信主力都调到太平门,可是现在战事胶着,没办法多铎只能寄希望于战斗力不强的金声桓,希望他来能分担一下自己的压力。

金声桓昨晚接到多铎的将令,赶紧号令手下准备,可是大军调动集结那里是这么容易完成的事?废了牛劲金声桓才集合了一万多人。原本金声桓要将五万人集合完毕再去支援多铎,可是多铎那边等不及了,调兵的命令一个接一个,没办法金声桓只好先带着这一万多人去太平门支援,命令其他的人集合完毕后尾随到太平门参战。

金声桓赶到太平门时天色已经大亮,城里城外打的正欢,清军死死守住城墙破口与城门,不让明军将自己撵出城去。而城内的明军像疯了一样,拼死也要将清军赶出城。

金声桓来到城门这里,冒着明军的炮火登上城头,看见多铎赶紧磕头道:“王爷,末将金声桓来了!”

看到这个时候才来的金声桓多铎火气上冒,不过这个节骨眼实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多铎压住火气问道:“金声桓,你带来多少人?”

“回王爷,末将带来一万余人!其他的人马随后就到!”

一万人也行,可以分担一下自己的压力!多铎指着不远处的城墙破口说道:“金声桓,你带着你的人去替换勒克德浑,他从昨晚一直坚守到现在,换他们下来休息一下!”

勒克德浑所带的都是两白旗精锐,多铎心疼自己的子弟兵,现在有了援兵自然要将他们换下来休息。不过多铎没想到正是这个命令,让他这半年多的准备功败垂成。

金声桓答应一声,下了城带着自己的手下去换防,金声桓这么一动弹城内的马铖也看到了。现在马铖距离太平门只有五六百米的距离,城头上人影都看的清清楚楚。刚才金声桓上城头请示,马铖还没注意,现在金声桓带着手下士兵移动,马铖马上发现不对。

金声桓手下的士兵都身穿明军红蓝服色,毕竟他们才刚参加清军不久。可是多铎的满蒙汉八旗都是按照八旗着装,比如正白旗外穿全白棉甲,镶白旗是白甲带红边,很好辨认。可是金声桓的手下这么一副打扮,马铖马上发现这是新附军。

新附军是清军南下投降过来的所有武装力量的统称,这其中又以明军为主,谁叫江北四镇就有四十多万军队,至于武昌的左良玉更是号称八十万。

这些新附军战斗力良莠不齐,向来是马铖最喜欢的软柿子,这次不知道多铎是不是脑袋进水了,为什么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让这帮废物来参战。

马铖看到新附军来了,赶紧叫过来一个亲兵,让他去给龙广山的谢广坤传令,让他暂停攻击,好给新附军时间与满清八旗换防。

“告诉谢广坤,一定要等这帮二五仔上来后在进攻,还有使出全力,用大炮轰他娘的!”

那个亲兵点点头跑去传令,而金声桓这边也领着先期的五千人来到破口处,清军的副将贝勒勒克德浑正在这里指挥。

勒克德浑从昨晚到现在水都没喝上一口,原本他以为战斗应该很顺利,天亮时就能攻进城内。可是事与愿违,这帮明军渡过刚开始的慌乱后,开始绝地反击,现在勒克德浑已经被压缩至城墙破口处,如果在没有援兵来,几个时辰以后就要被赶出城外。

勒克德浑看到金声桓到来松了口气,虽然这帮新附军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毕竟也能帮一把,哪怕他们能顶半个时辰也好,好让自己手下换换气,喝口水休息一下。

金声桓上前抱拳说道:“贝勒爷,十王派末将来接替贝勒爷!”

勒克德浑点点头,拄着腰刀说道:“金总兵带着人上前,好接替我们下来!”

就在这时候对面明军的攻势逐渐减弱,勒克德浑一看大喜,看来真是老天帮忙,对面这些明狗也知道累了。金声桓也算有实战经验的老军人,知道这种机会难得,赶紧招呼自己的军队上前换防。

退下来满清八旗终于松了口气,他们原本人就少,从昨晚一直打到现在,五千两白旗精锐只剩下三千多,足足两千人死在了城内。

勒克德浑看到死伤惨重的两白旗十分痛心,这可是满洲八旗入关来损失最大的一战,上次如此损失的战斗还要算十多年前的宁远之战,没想到这次又碰到了。

勒克德浑刚要招呼自己的部下休息一下,可是那知道不远处枪炮声大作,明军竟然趁着满清换防的时候偷袭。

清军的防线是三百米外的一片破房子,这里原本是一处寺庙,清军依托这里与明军对抗,明军火炮厉害,原本的寺庙早已经成了废墟。

金声桓刚带着手下进入防线,那知道街道对面的房屋中火光四射,明军竟然在这里埋伏了数十门大炮。金声桓的部下那里见过这种阵仗,呆了片刻,马上一哄而散逃出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