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五十章 滋养茶_田园小针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天天搜书网 bet356如何注销_bet356体育投注_bet356怎么买进球方式

姜宝青听到丫鬟来禀报的时候,还有些奇怪。

她想了想,放下手上正在理着的账本,让人把宫姗请了进来。

一见宫姗,姜宝青倒是吃了一惊。

之前姜宝青还在定国侯府时,也是见过宫姗的。

虽然那会儿就生得憔悴了,但绝对没有眼下这般……稍稍夸张些,都可以说成是形销骨立了。

姜宝青没有掩饰脸上的诧异,宫姗见了,苦笑了一声:“让大嫂见笑了。”

姜宝青抿了抿唇,她向来是,旁人敬她一分她便回敬别人一分,宫姗这般客气,她也不会说横眉冷竖直接把人往外赶。

她让觅柳上了滋养的茶,没多说什么话,等着宫姗说来意。

宫姗倒也没想到姜宝青就真的一句话也不问。她有些局促的捧着茶杯,低头抿了一口茶,眼里闪过一抹什么。

她只能尝出来里面有红枣枸杞桂圆的味道……

没什么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处在对立阵容的姜宝青都能看出她身体的不对劲,可她所谓的爹娘,也不过是担心她这次回来有没有丢了定国侯府的脸。

宫姗掩住眼眸深处的那一抹失魂落魄,她又低头喝了一口茶,这才抬头看向姜宝青,勉强笑道:“没什么,这次回来,听说大哥大嫂带着大伯母搬出来住了。想着过来看看,也算是恭贺一下大哥大嫂的开府之喜。”

姜宝青笑道:“有心了。”

再也没说旁的。

宫姗好似心事重重的,有几次都欲言又止,姜宝青也不着急,等着宫姗开口。

直到续了一次茶,她才有些犹豫的开了口:“还没恭喜大嫂娘家兄弟中了状元……”

话说到这里,姜宝青隐隐猜到了宫姗的意思。

果不其然,宫姗有些迟疑的还是把话说出了口:“……大嫂,我记得你家兄长应该还没有说亲吧?我夫家那边,还有一个小姑子,正待字闺中……”

姜宝青笑了下:“我哥哥已经准备去提亲了。”

“怎么可能?”宫姗吃了一惊。

她这边得到的消息是前些日子姜云山中会元的时候,还是尚未定亲的。

这离着殿试也没几日,怎么就直接准备提亲了?

宫姗还以为姜宝青是在敷衍自己,脸上多少有些尴尬,解释道:“我这个小姑子为人还可以,不像我夫君……”

她咬了咬下唇,说不下去了。

姜宝青也没让她尴尬多久,直接道:“倒也不是推脱之词,是真的准备去提亲了,我今儿下午才给礼部尚书夫人去了信……南宫夫人回得极快,回信还在我案头放着,你要看看么?”

看旁人的私人信件这种事,宫姗自觉还是没脸做出来的。

她听姜宝青这么说,具体到提亲人是谁都点出来了,知道是做不得假,八成是真的了。只不过就这样回去的话,肯定还是不好交差。她有些尴尬的问:“……不知是哪家闺秀这般幸运。”

姜宝青淡淡道:“因着只是准备去提亲,亲事还没定下来,我也不好同你多说,免得影响人家姑娘的清誉。”

宫姗有些狼狈的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匆匆离开了。

只是离开的时候,宫姗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那杯明显是为了她特意泡的滋养茶。

姜宝青让人送了宫姗出去,忍不住按了按眉心。

她确实是找了南宫夫人帮忙说亲,礼部尚书的夫人,身份也够了,这样也显得她们姜家对昱筠的重视。

若是之前,姜宝青未必敢找南宫夫人,毕竟南宫夫人家的小女儿南宫琴,曾经一心想要嫁给姜云山。虽说到了后来南宫琴很豁达的看开了,觉得世界那么大,她不应该只见过一个姜云山就拘束了自己的眼界,很大度的表示了自己放过了姜云山。

但架不住南宫琴她娘,南宫夫人觉得姜云山做女婿还是挺好的,之前话里话外都有想跟姜家联姻的意思。只是她们到底是女方,又怕太过主动到时候让姜家看不起,矜持了些,没把话说开。

姜宝青从前就当听不懂的,反正她不打算插手她哥哥的亲手,她哥哥愿意同谁过一辈子,那是她哥哥自个儿的事。她就只负责帮着后续操办就行了。

这次姜宝青找南宫夫人,也是为着在南宫夫人开口之前,先告知姜云山准备去求娶勇亲王府的小郡主了,也算是一种委婉的拒绝。

南宫夫人收到姜宝青的信也是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想生气吧,人家还非常诚恳的备了礼品请她去帮着说亲;可是不生气吧,又还是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女婿就这么飞了,总觉得不爽快。

尤其是她那傻女儿南宫琴这会儿还捧着一盘小食,乐呵呵的路过她门前,探头过来问:“娘,你在看谁的信啊?”

——南宫夫人看到闺女南宫琴那副懵懂无知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可能需要进行一些修身养性的运动,免得被傻女儿活活气死。

南宫琴还是很机警的,看着南宫夫人脸色不对,讪笑了下,把手里端着的那份小食恭恭敬敬的献给了她娘,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南宫夫人:“……”

她想了想,或许不结成亲家对两家人才是最好的。

就她闺女这傻样,人家状元郎能看得上她吗?

到时候别结亲结成了仇!

南宫夫人唉声叹气了一会儿,还是提笔给姜宝青回了封信,应了此事。

由南宫夫人提亲,姜宝青倒是极为放心。

第二日她便陪着南宫夫人,从姜府出发,带着几马车的提亲礼,往勇亲王府去了。

因着那几马车的提亲礼是姜晴备下的,她还未出嫁,提亲这种事小姑娘是要回避的,可姜晴又担心那提亲礼再出什么意外,便让了青嶂跟在姜宝青身边随侍,万一出了问题也好搭把手。

南宫夫人各自都带着丫鬟,并不在一辆马车中。青嶂见马车里也没有什么外人,便小声同姜宝青道:“……大姑奶奶,昨晚上翟家那位姑娘来找了芙蕖。”

姜宝青简单一想,就知道大概是宫姗回去说了姜云山准备要提亲的事,传到了翟五耳朵里。

“她们又闹了?”姜宝青语气淡淡道。